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迷案追兇 線上看-第十章:指紋比對鑒賞

迷案追兇
小說推薦迷案追兇迷案追凶
超市店长唐承基现在回忆起昨晚的事情,依然觉得后怕。
他接到短信之后,直接就冒着大雨驾车来到了白楚月的家中。
“当时因为停电,白楚月的家漆黑一片,当时我到门口的时候,发现她家的大门是打开的。我心想是不是给我留的门,可是当我走进白楚月家里的时候,就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盛宠之总裁前妻
房间里黑灯瞎火的,什么也看不见,我轻声呼唤了她几句,也不见回音。
嗟来的食 南柯一凉
当时我闻到了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,走进卧室还感觉自己踩到了水。
我赶紧拿出手机照明,发现白楚月就躺在地上,满身都是血!她睁着眼睛看着我,她……她已经死了!
我当时吓坏了,急忙就跑出了白楚月的家,跳上车就跑了……”
唐承基的神情高度紧张,他至今也记不太清楚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唯一可以确定的,就是自己接到了短信,然后去看白楚月家,看见了她的尸体。
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,而且他承认当晚去过白楚月的家。
埃德雷斯
“你是几点到的白楚月家里。”我冷声问道。
唐承基用力摇了摇头,脸上的肉都在甩动:“我记不清了,我只记得当时我接到短信不久就出门了,外面下着暴雨,具体几点我也记不清了。”
“你发现了白楚月被杀之后,为什么没有报警?”我没有理会他的话,直接开口问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。
这句话,就像是一把刀,直接插进了唐承基的内心。
他知道,这个问题是自己躲不掉的,他也知道,这件事他根本就躲不掉,是早晚要来的。
只是这个问题来得太快,仅仅是过了一夜,自己就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。
不过,到现在为止,唐承基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,自己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唐承基的身体像是触电一般抽搐了一下,他有些无力地看着我们,发出了一个苍白的声音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“你不知道?”我忽一皱眉,认真地盯着他。
“这算什么答案?”我用目光上下地打量着他,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态度,发出了一个警察面对罪犯应有的威严声音:“你为什么没有报警?你自己不知道?”
这种压迫感十足,唐承基百口莫辩,有些紧张且无奈地说了一句:“我……我当时吓坏了,我就想跑……我……我当时就心想,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……我……”
春光
“所以,你是因为怕自己承担责任,怕自己被警方当成杀人犯抓住,你就跑了?我可以这么理解吗?”我死死地盯着他,压低了声音追问了一句。
“是……是……但人真的不是我杀的!我没有杀人!我没有!”唐承基突然大叫着向我们辩解。
就在这时,江听白走进了审讯室,手里拿着一个证物袋,证物袋里面是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的水果刀。
“老秦,指纹结果比对了,水果刀上的指纹就是他的,血脚印也是他的。唾液DNA也在比对,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出结果。”江听白在我耳边低语了几句,发出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。
听完江听白的话,我眯起了眼睛,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唐承基。
唐承基虽然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,但是他能从我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来,事情变得不简单了。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我点点头,接过江听白手中的证物袋,发出一个严肃的声音。
“嗯,等检验报告出来之后我再通知你。”江听白看了一眼唐承基,转身走出了审讯室。
我睁开眼睛,散出锐利且威严的目光,话锋一转,忽然问道:“你到白楚月家的时候,喝酒了吗?”
唐承基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有些奇怪的问题,他忽一皱眉,发出了一个很是诧异的声音:“什么?喝酒?”
我默默地看着他,没有重复自己的问题。
唐承基很快就回过神来,连声说道:“我没喝酒。”
BanG Dream
“那你到了白楚月家里之后,在她的家里抽过烟吗?”我又问了一个看似奇怪的问题。
这个问题唐承基没有很快地回答我,他有些木讷地盯着我,陷入了回忆:“我记不清了……我当时吓坏了……应该抽烟了吧……”
唐承基话音刚落,急忙补充了一句:“不不不,我没有抽烟,我当时吓坏了,最后直接就跑了!我是回家之后抽的烟,我怎么可能在白楚月的家里抽烟……”
“所以,你还是不承认你杀人吗?”我冷笑一声,沉声问道。
这下唐承基彻底懵了,他瞪大了眼睛,高声向我辩解道:“我真的没杀人!我没杀人!真的没杀人!”
“你没杀人?那现场的凶器上,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?!”我厉声问道。
“什么?我的指纹?”唐承基怔怔地看着我,大脑一片空白。
我把装有水果刀的证物袋交给身边的刑警,由刑警拿着在唐承基的面前展示着。
“这把刀你认识吗?”我沉声问道。
唐承基伸出戴着手铐的手,十分颤抖地接过了眼前的证物袋,仔细看着那把水果刀。
“这把刀……和我家的一样……”唐承基下意识喃喃了一句,但急忙辩驳了一下:“不对,这不是我家的刀,我家的刀怎么可能出现在白楚月的家里,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”
“这把刀是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的,而且经过和白楚月身上伤口进行比对,就是这把刀。现在,这把刀上面有你的指纹,你还想说什么?”我认真地盯着他,厉声说道。
唐承基瘫坐在椅子上,难以置信地看着我,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水果刀,一时间委屈地哭了出来:“我……真的没杀人……”
唐承基十分委屈,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,嘴里不停地喃喃着:“我没杀人……我真的没杀人……”
我静静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因为按照证据来说,现场发现了大量的线索,不仅仅是水果刀上面的指纹,还有烟头的唾液DNA,死者下体的男性DNA,以及死者指甲里的皮屑DNA。
而且,当晚出入过案发现场的绝不止他一个,凶手也不止一个,还有另一把单人匕首凶器。
这起案件,还有太多的疑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