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小說 子墟錦瑟起笔趣-第九十五章 同脈之血消散力閲讀

子墟錦瑟起
小說推薦子墟錦瑟起子墟锦瑟起
曹南快步走了,我正想埋怨夜声干嘛要自作主张说要去衙门拜谢,夜声问我道:“姑娘院中来了新客么?”
我一愣,道:“哦,是,是韩三笑从雾坡带回来的姑娘,好像叫针儿,一直在病休,我还没来得及去看过她。”
夜声笑了,他笑得很古怪。
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么?”
“没有,姑娘要去看看么?”
我又一愣:“现在?”现在去?怎么去?谁去?
“对啊,趁现在。”夜声拉起我的袖子,轻轻开门往外走去。
我碎步跟在后面,走到院子里时,夜声突然停了下来,像是很不适似的深吸了口气。
“怎么了?不舒服么?”我听得出他呼吸不是很轻松。
夜声咳了一声,低声道:“恩。姑娘院门上的铃铛能不仅驱魔怯邪,还能散天下力,小生的戏法需要凝神聚气,方才一会儿已经让小生有点费劲,若是再在此间施戏法,怕是有心无力了。”
这我倒没有注意过,我听章单单说,这离铃是我爹用心血喂养出来的情物,它能保护绣庄,能保护燕家血脉。
“那——怎么办呢?”
“如果姑娘想让小生的戏法能在此间施展,只能暂时先消去离铃的散力。”
“怎么消?离铃的散力还能暂时消去么?”
夜声笑道:“自然是可以的,离铃受主鲜血供养,同脉人的血可以溶进铃面,铃面上有纹路计时,姑娘若是滴入自己的血,从血溶进铃面开始到离铃将姑娘的血全部消化掉的这段时间里,它的散力是会暂时消失的,类似于一只猛虎正忙于进食,是不会有心思攻击其他动物的。”
“果真这么神奇?这么说来,那滴入的血越多,离铃的失效时间也会越长?那它会不会吃饱了再也回不了功效啊?”我有点担心,因为这是我爹留给我们的遗物。
“这么容易消除,它就不是离铃了——若是姑娘担心的话,只喂两滴血就可以了,应该可以维持大半个时辰。”
“好吧。”我犹豫了一会儿道,夜声毕竟是为我帮我,我若各种担心怀疑岂不是太不识好歹了么,而且,就两滴血,应该不会对离铃造成什么影响吧。
夜声道:“那么,姑娘先去将离铃取下,再以银针刺指,滴入两滴血后,再将离铃挂回去即可。”
我奇怪道:“不是说可以暂消散力么?还挂回去做什么?”
夜声笑了:“虎虽无力,但仍旧是虎,即使只是有形无力,也能吓唬吓唬人么。”
我一怔,吓唬谁?谁要对我们不轨么?
我突然意识到,爹费这么大的力气去造养离铃,是为我们挡去伤害,但,有什么力量这么大,要伤害我们呢?
我依着夜声说的滴血入铃,离铃到了我手上一直很安静,安静得像个乖巧的孩子。
我奇怪道:“你怎么知道消散力的办法?你知道离铃么?”
夜声失笑:“姑娘忘了么,巷中章木匠的话小生也有份一声听的,有些地方虽然他没有点名,反过来想想就明白啊。”
“啊——有吗?我怎么没有想到?”
夜声笑而不语,我知道,他只是忍着没说我笨而已。
我用力按着流血的指尖问道:“那现在做什么?”
“现在——哦,现在可能不方便去看那位姑娘了,那我们可以先将这几天要呆的地方布置一下。”
“不方便?也是,针儿姑娘好像很怕生人,还是等夏夏在的时候我再去吧。”
夜声又笑了,很古怪的那种笑。
“我们要呆什么地方?要怎么布置呢?”我追问道。
“这个小生自会带姑娘去了,姑娘要做的就是要当个好观众,不过,布置地方的时候为了避免意外情况,小生呆会儿还是要像方才那样封住姑娘穴道,能走,但不能出声,姑娘也千万不要试图去冲破,这样只会伤害到自己的身子。”
我点点头:“恩,听你的。不过,那地方远吗?”
夜声笑道:“不远啊,就在姑娘家中。”
“哦?我家?”
“恩,跟小生来。”夜声带着我向后院走去,顺道顺路地带我走进一间房,这儿明明是我的家,夜声却比我还要熟门熟路,我经常都忘记了他跟我一样是个瞎子。
夜声推开一扇房门,走了进去。
这房间味道我再熟悉不过,是爹的书房——夜声带我来这里干什么?
“这是爹的书房么?为什么来这里?”
夜声道:“因为这里好啊,前院后院的中间点,地势微高,四通八达,整个院子的一举一动都能收在这间房的眼中,若它是个人,早就将院中一切变化洞悉清楚了。”
对于我来说,这只是我爹的一间书房而已,但是对夜声来说,却能发现这么多不一样的事情。是我太笨,还是他太聪明?
“什么四通八达?不就是一间书房么?”
“对呀,一间很四通八达的书房,姑娘难道没有注意过么,书房四面环窗,朝东的窗对着水房,朝南的对着前院通往后院的廊道,朝北的对着侧房,朝西虽然与隔壁是连墙的,但站在南窗这边依旧可以看到后院,还有房顶上的那面小天窗,刚好可以看到那间小阁楼,这不是将此处一切视野尽收一房了么?”
我脑海里临摹了一遍书房样子,有点模糊,可能我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他的格局,好像真的像那么一回事——书房窗户的确很多,平时我为了防灰而都是严密关上的,只开南北两面偶作通风。
我颤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夜声,你真的是个瞎子么?”
夜声笑道:“瞎子有什么好冒充的,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”
“可是你来这里一天都不到,为什么比我还要熟悉?”我说出了我的疑惑。
长安妖歌
“那是因为小生记性好呀,正因为眼瞎了,所以才比普通人多长了个心眼么——来,站在这里不要再动了,再往前就碰壁了哦。”夜声停在了某个地方,我感觉呼出去的气有撞回来的感觉,还闻到了淡淡的泥灰的味道,应该是在某面墙的前面。
我伸手摸了摸,的确是面墙,爹的书房没有立窗的墙几乎都摆了书架或放了盆栽,这是哪一面的墙?
“那我们现在在书房的哪个位子?”我伸手向四边摸了摸,都没有摸到家俱类的东西。
“令尊平时暂作小憩的格间呀,这处比较安全,就算有人进来也不会马上看到我们。”
夜声居然连我爹书房里的休憩小间都知道?他有什么是不知道的么?
“这处看戏最方便,姑娘可坐在床上,也不至于蹲着站着那么累,另外也不太容易被打扰到。”说着,夜声就扶我坐了下来,床垫硬硬的,爹喜欢睡硬床,我轻轻摸了摸十六年来都没有人再睡过的床,感觉十分酸楚凄凉。
“那按照原先说的,我先封了姑娘的动穴,以防有突发事件姑娘不知道如何处理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我又没听懂。
夜声耐心解释:“就像接球一样,若是有两个人去接,要么同时去接相撞而倒,要么同时等对方去接最后无人接球,不如只有一个人伸手接球,反而更加方便,姑娘懂我意思么?”
复仇之路
我点了点头:“懂了,你封了我的穴,我不能动,发生什么事情就不会乱了阵脚,就不会打乱计划了。这些球,就麻烦夜声你来接吧。”
夜声恩了几声,伸手封了我的穴道。
相较于第一次穴道被封,我已经没有那么慌张,我试了试手指,一点都动不了。
夜声静了静,失笑道:“小生与姑娘相识不过一日,姑娘却对小生如此信任,就不怕小生另有不轨之意么?”
我刚想说话,夜声已经封住了我的穴住,继续道:“即然令尊以命养铃来保护这里,那么姑娘有没有想过,这里或许有什么惊天宝藏需要守护呢?现在能保护这里的离铃之力已消,姑娘失去活动甚至呼救的自由,四下更无其能者能赶来相助,小生更是姑娘打扮来去自如……”
我全身冷意袭卷,是啊,我是不是太过相信夜声了?!他不会另有意图吧!但是,他图这里有什么呢?!
夜声轻轻笑起来,道:“小声不过打个比方,这么容易就把姑娘吓到了。不过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姑娘太过容易相信别人,在朋友眼里是单纯善良,在心有所图的人眼里,则面成了愚蠢易欺——不过也罢,挺好,像姑娘这样的人的确难得,也许这就是他想要的吧。”
我听不懂夜声的话,他干嘛老是故意神经兮兮的就要吓我,我真的会很怕的!
“你先乖乖坐在这里,我出去布置一下。”
布置什么?——我不能动,不能提问。
黑金岛
夜声脚步轻轻出去了,我仔细听着,他推开了隔壁的房门,燕错应该还在沉睡,所以他管自己在里面不知道张罗些什么,然后我听到脚步声停在了我前面,隔着一道墙的前面。
向山进发同人合集
夜声隔着墙站在我前面干嘛?我几乎能感觉到他没有焦距的目光在冷冷盯着我!
突然一阵轻风扑在我脸上,带着清香的山泉水的味道——我明明面对着墙,怎么突然又有了风?
一只手突然按在了我肩膀上——
我吓了一大跳,全身的神经紧绷着,因为我根本没有听到屋里来了人,这手——这手是从墙里长出来的么?
“呵呵,吓到姑娘了吧,是小生我呀。”夜声的声音——
“来,你摸摸你手背上,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东西飘着,是根细纱绳子——”
我感觉身上的束力一消,能动了!
“小生已解开了姑娘的穴道,你摸摸,就在你手边上,握着纱绳子,试试看我的戏法灵不灵。”夜声语声轻快道。
我伸手摸了摸,果然摸到了一条纱绳,将它握在了手里——
夜声的戏法奏效了——